当前位置:主页 > L生活墙 >在庞贝城骨骸还是「相拥少女」时,怎幺就没有人觉得他们是同性恋 >
在庞贝城骨骸还是「相拥少女」时,怎幺就没有人觉得他们是同性恋
上传时间:2020-06-27点击:239次

上週六一则有关庞贝(Pompeii)的研究报告先后发表于两英国报章上(Telegraph及Daily Mail)。此报告的目的是想告诉各位一个「惊奇大发现」:一直被认为是「相拥两少女」(two maidens),原来在染色体分析上与现代男性一模一样。但,是否因此就能断定他们真的是「男性(men)」,甚至「同性恋」呢?

庞贝末日发生于公元79年,义大利南部火山(Vesuvius)爆发,庞贝城的部分民众被火山灰包裹,待火山灰冷却后形成了一个「模」。这个石化火山灰造成的「模」能把所有软组织妥善保存,包括骨骸(同时亦代表,此「模」已经与尸骸结合为一体,决不能考虑把模打烂,把裏面的尸骸抽出等做法)。其中两具被「石化」的遗体,从出土开始就被认为是两位女性。亦因为遗体的姿势看上去疑似相拥着,所以亦被给媒体称为「相拥少女」。但因为一个DNA测试,两具介于18-20岁的遗体,都被证实持有现代男性的DNA特质,并且没有直接亲属或血缘关係。

两名「男性(men)」、姿势看上去像是相拥、没有血缘关係,在没有更多证据的支持下,这三点就足已令外国媒体争先以「Gay lovers」命名两位,或于标题引用相关假设。有些华语媒体甚至乾脆把各引号都拿走,直接去掉推论的意思。

男性(men)及同性恋(homosexual)这两组词,背后都是带有很重的社会及文化包袱。能用于一段历史时期,不一定适用于别的时期。因此,必须要谨慎批判过后才能套用。「两名男性于同一地方、同时间死于一毁灭性事件」的确不怎幺普遍。毕竟,这代表两位一起共度了人生中最后一刻。但,这是不是就等于同性恋呢?

我在读到这则报导后,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了与古典学学家(David Meadows)相同的问题:「当他们被认定为女性时,为何又没有人觉得他们是同性恋呢?」

这思考问题可以延伸到社会给女性赋予了一个怎样的形象于概念。女性(women)的刻板印象,大概都是比较易变(fluid)及比较容易表达情感。因为这个既定形象,令大众对女性同性交换相对亲暱的肢体语言(如拥抱),比较容易接受。相对地,社会对男性(men)的形象是严谨、刚强,对同性之间交换较亲暱的肢体语言接受度则没有那幺高。这两种因为性别定形而衍生的形象,继而影响到社会对两性内同性恋的接受度。意即,大众对女性性取向的意见,比男性性取向的意见来得少,或温和一些。 

两位的关係可能永远成谜

负责此次报告的研究员指出,两位的身份及关係可能永远都无法明确断定。以往,生物考古学(bioarchaeology)及葬仪学(taphonomy)皆分别指出殓葬的姿势、面朝向及陪葬品等,都可以告诉我们一些关于死者的资讯。但这些我们认知的都不能如常应用于庞贝的这个个案中,因为这不是一个一般被妥善安葬的坟墓,而是一个灾难现场。由于我们对骸骨及对庞贝末日的情况都了解不深,真的不适合下结论,但媒体却偏偏直接跳到结论,说是同志情侣的骸骨。

DNA测试中测出有现代男性(male)的特徵,不代表在古罗马时期也是被同一个身份(men)所标籤。就算也是被认为男性,两人有否相恋也不得而知。就算是相恋,当时同性恋这个字的定义跟今天是否一样呢?社会学家或人类学家均指出,其实人于生理上的性别(biological sex)、社会上的性别(gender)及个人伴侣的选择,都有不同的字词去形容,跟我们今天社会大众的概念很不一样。

同样,今天对这三个範畴下的定义跟两千年前的都不一样。那为何我们要以今天的放大镜,单一去解释及演绎这段历史呢?怎幺说都是个很不合时宜的做法。在这样解读下,就如同把我们当代文化对这一代男性性别定形的概念及对性取向的执着,反映到这两具石化的遗体上,但是很多当代用词与古时的概念,却可能有南辕北辙的意思。 

除此之外,两人非亲非故,在最后一刻待在一起,到死后的姿势犹如相拥着,除了同性恋就真的没有别的可能吗?单从人性面推测,可不可以是两名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知道生命完结在即,简单的给对方一些安慰呢?直接把当代的概念套用到另外一个时空的物件上,不但会对分析解读造成一些偏颇的假设,更是对遇难者、研究员及专家、文字及这段历史的不尊重。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找到当时命名他们为「相拥少女」的相关报导,不然我也想参考一下为何当初把他们评估成为少女,是因为姿势吗?还是体型?在以新技术及新科技分析任何骨骸材料的时候,必须要记得,很多时候我们的概念跟前人具有差异。虽然在对外公开时为了容易理解,可能很自然的拿其与现代类似的概念进行比较,不过这却不等于两者背后附带的包袱都是一样的。如果忽略了这一点,很容易就会干扰、影响到解读前人文化的真实状况。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