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N诗生活 >乌干达不加工的「限时」美食,会不会比台湾更健康? >
乌干达不加工的「限时」美食,会不会比台湾更健康?
上传时间:2020-06-16点击:894次

最近台湾食安风暴越来越猛烈,上礼拜跟我妈通电话,在电话那头她义愤填膺的说「顶新实在太过分了!我们整个台湾决定再也不买他们的东西!」,看来我回台湾之后不能吃不能买的东西又多了一长串。

什幺时候安心吃饭、用合理的价格买到安心的食物,竟然成为台湾人奢侈的幸福?想一想,对这个曾经以农业为主哺育众生的国家来说,真的很讽刺,几十年过去,工业化的结果,让我们的食物越来越多添加物,越来越多农药,也离土地越来越远。

吃对台湾人的重视程度,从我跟我美国朋友的包裹比较就能看出差别,我的包裹是满满的食物和一些电子产品,朋友的包裹则是各种沐浴用品、桌游和居家装饰,绝对不会有台湾爸妈寄给孩子瓶瓶罐罐的沐浴用品。

除此之外,有一次跟来乌干达的台湾志工一见面就开始抱怨乌干达食物,怀念台大附近的小吃摊,莎莎酱凉麵、凤城烧腊、醉红的香菇鸡饭,以前从来都没意识到原来自己是个货真价实的吃货。

到不了的地方,就用食物吧。来到这才了解到我的胃非常亚洲,到现在还是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亚洲食物真的比较好吃,还只是舌尖上的乡愁(唯一能跟亚洲食物匹敌的是衣索比亚菜,好吃到我都想回去开餐厅)。

为了煮自己想吃的食物,只好动起锅铲,每个週末到菜市场跟买菜、买食材,半年前的我怎幺也没想到,研究晚上煮什幺,竟成了我一天之中最开心的事情,乡愁和嘴馋果然是最好的厨艺学校,难怪所有曾在英国留学的人都很会做菜。

乌干达不加工的「限时」美食,会不会比台湾更健康? 市场的豆子 食材只保留在最新鲜的时候

在乌干达买食材也是种幸福,到世界银行资助今年刚盖好新市场买菜,买一把台币一两块的青菜,或是上面仍沾了些泥土的番茄,再弯进巷子跟小农买新鲜的鲜奶。浓郁好喝直逼林凤营(ooops!),不过他们可什幺也没加,连杀菌都没有,自己回去加热煮熟,这是间由一对老师夫妇开的小店,有感于酪农被中盘商压榨所以夫妇俩亲自向家里附近的小农收购牛奶,在城里开间店,直接销售,一公升台币20元。

由于电力缺乏,冷藏设备的不足,许多食材都尽量保持在最新鲜的状态,人们将活的鸡买回家自己宰杀,或者买一整串matooke,在接待家庭时,有一次我经过厨房,昏暗的厨房没有任何人,被突如其来的叫响吓到,往角落一看,是一只鸡,摇摇晃晃地站着,双脚被绑着,跟matooke和其他食材放在一起,过没多久,我10岁的home弟一手把鸡拎出门给杀了,成了晚餐上的佳餚,杀鸡更是每个小孩的基本技能。

乌干达不加工的「限时」美食,会不会比台湾更健康? 餐厅里标準的一餐 乌干达不加工的「限时」美食,会不会比台湾更健康? 收成的季节,家家户户房子外挂着风乾的豆子 穷人农人吃蔬菜 富人爱吃肉

乌干达人很重视吃,但不太注重饮食的变化和均衡,食物是维持日常活动所需的必要燃料,这也是许多农业社会的共通性,大量的劳动,需要大量的澱粉与养分补充体力,对食物精緻多样与否,其实不太在意,对饮食的讲究,只是工商业社会的追求。

乌干达人对餐点非常保守与传统,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传统食物,例如北方的Acholi喜欢以一种用小米做成叫kalo的麵团为主食,南部的人则喜欢matooke和posho,人们对传统食物的执着到一种固执的地步,喜欢每天每餐都吃同样的食物,吃一辈子都没问题。

在都市地区,受英国殖民影响,早餐主要是麵包与blue band(联合利华的合成奶油,热销全东非)、炒蛋(蛋黄非常的白,刚开始我很纳闷为什幺每次炒蛋都把蛋黄捞起来)、牛奶等等,跟台湾差异不大。

午餐晚餐的话,通常有两到三种澱粉,和一种主菜。在这里,蔬菜被视为穷人和农人的食物,稍微有钱一点的中产阶级几乎不吃蔬菜,只吃肉。奇妙的饮食习惯,让我在接待家庭的一个月饱受蔬菜缺乏所苦。但村庄里的饮食习惯与城市大相径庭,在村落里,因为家庭庞大,煮饭费时费工,许多家庭只在下午四五点从田里劳动回来的时候吃一餐正餐,其他的时候则靠香蕉在田间打发。

乌干达不加工的「限时」美食,会不会比台湾更健康? 左边是乌干达的国民食物-matooke,右边是posho 澱粉种类多 米饭香蕉玉米树薯与地瓜

澱粉是乌干达的一大奇观,餐餐都有两三种澱粉,主要的种类有米饭(饭有两种,一种是一般的白饭,另一种是印度香料炒饭Pilao)、matooke(一种煮过的香蕉泥,不是我们一般吃的黄色香蕉,而是一种绿色香蕉,我个人十分不喜欢)、posho(把玉米麵粉加水煮一煮,有点像没有糖的发粿,是学校午餐的基本盘)、kalo(一种小米製成的QQ泥状物)、薯条、树薯与地瓜,以上这些是在乌干达出场机率最高的澱粉角色,餐餐出现,选择看似很多,但是!配菜的选择却比澱粉的选择还少,一盘堆得像小山的澱粉,旁边只有一点点少少的配菜。

配菜的选择很少,只有蕃茄炖肉(牛肉、羊肉或鸡肉)、烟薰牛肉或烟薰鹹鱼配鹹花生芝麻酱和炖煮豆子,在全国上下大大小小的每家餐厅大多只提供这几种食物,而且作法大同小异,大部分的餐厅连菜单都懒得準备,反正都一样。假如今天有本乌干达菜食谱全集,相信一定可以在10页之内涵盖所有食物。

Chapati和rolex是我最喜欢的食物,chapati就是没有葱的葱油饼,在路边都有在卖,一般家庭也会做,点的时候可以选择加蛋,就成了rolex,其实也就是蛋饼,简单方便,即拿即食。

乌干达的饮食除了当地的部落食物之外,就是受印度影响最深,印度与东非,隔了个印度洋,自古以来就有许多印度与阿拉伯商人漂洋过海,到东非做生意闯天下,chapati、pilao和african tea,都有浓浓的印度香料影子。

乌干达不加工的「限时」美食,会不会比台湾更健康? Pilao 饮食是民族生活过的痕迹

饮食是一部民族的历史、是生活过的影子、是这土地上发生过的事,一切一切都会成为料理,烙印在民族的生活中、舌尖上,就像是时至今日仍然可以在台菜餐厅点味噌汤一样,乌干达料理则是拥有非洲、印度与英国的影子。民以食为天,安心吃饭是安心生活的基石,在乌干达常常发现早被我们遗忘的原始感动,但这些美好却不被当地人珍惜,很少人珍惜他们所拥有乾净、原始的食材和食物与土地的深厚连结。

我常常跟他们说,你知道这种有机的蔬菜在台湾和美国有多贵吗?结果往往换来一阵不置可否,然后继续低头喝可口可乐、吃加工奶油。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