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X慧生活 >在帝国与民主主义之间──日本近现代史《大正民主运动》 >
在帝国与民主主义之间──日本近现代史《大正民主运动》
上传时间:2020-06-27点击:516次

原文刊于《日本近现代史卷四:大正民主运动》(香港:中和出版社,2016)。

两个吉野

政治学家吉野作造可谓「大正民主」的象徵。他有两张照片,都摄于1920年(大正九年)前后,他四十岁左右的时候。一张照片中,吉野穿着轻便和服和孩子们在玩耍。另外一张照片中,他领着家人和僕人,一副大家长模样统率着全家。这两张照片的落差──一张的态度是尊重身为家庭一员的「个人」,另一张摆出身为大家长的「公家人」的严厉面孔,两者极不统一—表明,大正民主时代必不简单。追求政党政治、贯彻自由主义的是吉野,以长谷川如是閑不是学者为由而拒绝其加入黎明会的,也是吉野。另外,对中国的五四运动抱有「极大共鸣」的是吉野,「坦白直言」对学生的行动方式抱有「一种反感」的,也是吉野。两个吉野之间,表现了后人在评价大正民主时的犹豫。

吉野作造生于1878年(明治十一年),是宫城县古川的一位棉线商的长子。从第二高中毕业之后,他进入东京帝国大学学习政治学。二高时代,他接触到基督教,成为了教徒。吉野结婚很早,大学毕业后,他曾在中国(天津)担任袁世凯儿子的家庭教师,时间不长。他于1909年2月开始在东京帝大讲授政治史,翌年四月起留学欧洲和美国,历时三年。

回国后,1914年1月,吉野投稿给《中央公论》。自那以后,他在《中央公论》上几乎每期都有文章。他讲解民本主义(后来,多用「德谟克拉西」),批判藩阀政治,主张普选,并积极与人论战。对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凡尔赛会议、[1]米骚动、原敬内阁的诞生、「满州事变」[2] 等大事件,他当然会做出评论,每次都提出不可或缺的意见。不仅如此,他还积极参与实践活动,建立了黎明会、新人会这种主张民本主义的团体。1924年2月,吉野从东京帝大辞职,加入朝日新闻社,担任编辑顾问兼评论员。

吉野就这样成为了日本二十世纪初期卓越的启蒙家。他思考和行动的基础,是「民众」的存在。

两个转折点

吉野在《回顾鼓吹民本主义的时代》(《社会科学》,1928年2月)一文中,这样写道:「日俄战争一方面让国民陶醉于帝国主义的海外发展,另一方面又促进国民自觉,帮助提升民智,从而带动了民主思想的进一步发展。这一点已为众人所知。」

吉野在此文中以他自己的着名论文《论宪政本意及其贯彻之途径》(《中央公论》,1916年1月)为中心,「回顾」彼时「鼓吹民本主义的时代」,认为日俄战争具有划时代意义。

人们开始认识到,明治维新以来推行的近代化,在日清战争、日俄战争的胜利中得以完成。与此同时,人们还得到这样的印象,日俄战争后,担任国家和社会中层砥柱的那一代人,很快被代替,第二代人(新一代)登上舞台。不管是在当时,还是在历史中,人们都认为日俄战争具有划时代意义,这个划时代包括「民众」的登台。

不过,吉野还继续写道,「从那时起到今天,这六、七年,是一个在思想和运动的发展上急速飞跃的时代」。他同时指出,1916年到1928年期间变化巨大。在时间上,吉野把日俄战争前后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视为两个划时代的时期,他指出,当时,帝国主义式的膨胀和民主共存。吉野对同时代的认识有多敏锐,从这些发言中可见一斑。

与东亚民众一道

「我和一个个朝鲜人亲切会面并聆听其言论后,很意外的发现,现在仍对日本的统治有诸多不满的朝鲜人,为数不少。姑且不管他们的那些不满意见是否正确,我们不能把这些意见当作耳边风」(《视察满韩》,《中央公论》,1916年6月)。这是吉野在1916年3月至4月到朝鲜和中国旅行的基础上写成的。加上这次旅行,他一共三次踏上朝鲜和中国。吉野作造关注的「民众」,有日本民众,同时也包括东亚民众。

考察同时代的日本时, 日本殖民地朝鲜、台湾、(南)桦太[3]的民众,受到以日本为首的各国侵略的中国的民众,这些民众的动向不可或缺。吉野和金雨英、金荣洙一起,召开了与朝鲜人的恳谈会(1917年1月5日。从第二次会议开始,叫做「参话会」),与独立运动的骨干接触。另外,在写《支那革命小史》时,他不但从殷汝耕、戴天仇等革命活动家那里获取信息,还与孙文、黄兴等人会面。中国留学生被捕事件(1918年5月)发生时,吉野要求救援和保护中国留学生。1919年三一运动(朝鲜)和五四运动(中国)发生时,他在论文中表达了共鸣。

但是,正如吉野曾被人嘲讽性地叫作「吉野民主作」[4]一样,左派社会主义者和右派国粹主义者都批判吉野。历史上,有一段时期人们对他持否定的态度,评价说他的帝国主义批判太温和了。对于吉野和民主主义,甚至还有评论者说,这两者都是帝国主义式的论调。事情也许同时关乎对吉野的评价和对大正民主的评价。

帝国与大正民主

本书作为「日本近现代史」第四卷,笔者要在此书中讲述约四分之一世纪的内容──从日俄战争后1905五年左右开始到1931年九月「满州事变」发生的前夜结束。吉野作造既敏锐地观察着这个时代,自身也作为其中一员参与设计它。人们通常称这个时期为「大正民主」,把它视为一个实现了政党政治、社会运动向前发展的时期。现行的高中教科书说明这个时代时,用的就是这个提法。

不过,我们仔细考察就会发现,不同的论者在使用「大正民主」一词时,在时期、内容、所指对象,甚至是历史评价方面,有着不同的用法。现实情况是,「大正民主」不管作为历史用语还是作为历史概念,我们都很难说它已被明确定义。随着指标所用地方变化,这个词也会呈现出不同内涵。但是,人们达成一种共识──「日本」的历史在这段时期产生了划时代剧变,呈现出新的时代面貌。

本书也基于这种认识,以日俄战争后到「满州事变」时的时空为对象进行叙述。大日本帝国的发展和帝国中的社会运动、以及大众社会的前进,贯穿了这四分之一世纪。本书尝试着描绘出帝国範围内的社会状态。在考虑到二十世纪民主与帝国主义—国家主义—殖民地主义—现代主义的关联的情况下,尝试探索出二十世纪初民主的历史性格。

【购买「岩波新书.日本近现代史(10 卷)」,可按此】

注释

[1] 中国大陆一般称它为「巴黎和会」。本文的脚注都是译注。同一历史事件和历史现象,中日双方的命名经常不一样。即使在日本学界内部,也常会因为学者或学派的观点不一样,对同一事件或现象的叫法就会有不同。译者在翻译时尊重原作者对史实的提法,会用加注的方式标注出中国大陆的惯用提法。

[2] 中国大陆称「九一八事变」。另外,本文中,除了个别的专有名词或书名(如报纸名《满洲日日新闻》、书名《满洲的日本人》)之外,原作者一般使用「满州」而不是「满洲」。

[3] 中国大陆常称它为库页岛,俄罗斯叫它萨哈林岛。

[4] 这个绰号是把吉野作造的名字「作造」改称为「民主作」。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